来自 头奖彩票官网 2019-01-11 11:34 的文章

那不就得了管他们打生打死只要能够降服北燕武

  自相残杀,别人还没怎么样,自己就先打成了一团,让外人看笑话。
 
    你们一个是一派掌门,一个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还有没有一点大局观了?”
 
    随着项隆怒喝,五殃道人分辨道:“陛下明鉴,贫道可是一直都在老老实实的暗中去策反燕淮南,结果眼看着都要成功了,就是这楚休忽然插手,导致事情彻底失败,这楚休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楚休淡淡道:“我公报私仇?简直就是笑话!
 
    你我同为镇武堂的人,但你对燕淮南动手又何时告诉过我?
 
    昔日北燕组建诛魔联盟,燕淮南便是参与者之一,怎么,我现在去找他的麻烦难道还不对了?”
 
    五殃道人冷哼道:“那你为何在我出面之后仍旧还要对燕淮南下死手!?”
 
    楚休寸步不让:“笑话!燕淮南可是要杀我!人要杀我,我便杀人,这有什么错吗?”
 
    “杀你的是燕淮南的女儿,不是燕淮南!”
 
    “那好啊,改天我让人去给五殃道长你也下一个断肠蛊,然后再杀了那个人给你一个交代,这件事情是不是就跟我无关了?”
 
    “强词夺理!”
 
    楚休跟五殃道人两个人吵着吵着火气便浓了起来,若不是顾忌着这里乃是皇宫,他们两个人都容易直接抄起刀剑互怼。
 
    “都给朕闭嘴!”
 
    项隆怒喝一声,道:“行了,这件事情暂且就这么算了,你们两个人各退一步,谁也不要找谁的麻烦,若是让朕知道你们再来这么一出,必将严惩!”
 
    说完之后,项隆一挥衣袖,直接将他们两个人全都撵了出去。
 
    等到楚休跟五殃道人离去之后,项隆脸上的暴怒之色却是忽然消失,变脸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像。
 
    一个隐藏在阴影当中的老太监站在项隆的身后,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道:“陛下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江湖人就是江湖人,没有规矩,野性难驯!”
 
    项隆摆了摆手道:“无妨,江湖人的事情就应该让江湖人解决,否则朕把五殃道人和楚休找来干什么?
 
    朕不问过程,只看结果,他们就算是打的再凶,只要没有威胁到我北燕的利益便可以了。
 
    韩公公,自从镇武堂成立这段时间以来,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那韩公公想了想道:“变化倒是挺大的,眼下大光明寺等北燕的顶尖宗门都被吸引到了西楚去,随着楚休在掌控巨灵帮,并且吞并压服了十余个北燕的武林势力之后,其他武林势力人人自危,做事都不敢太过张狂了。”
 
    项隆一挥手道:“那不就得了?管他们打生打死,只要能够降服北燕武林,那就足够了,神武门北燕大派,平常便不服王道教化,无论是燕淮南到底是死还是臣服,对我北燕朝廷来说都有利,既然如此,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韩公公低着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陛下的心思不是他可以随意揣测的,总之陛下认为好的,那就一定是好的。
 
    离开皇宫之后,楚休和五殃道人都是一扭头,直接不欢而散。
 
    虽然最后项隆也没有责罚谁,不过最后吃亏最大的还是五殃道人。
 
    从楚休开始对巨灵帮下手时,五殃道人便已经利用自己手中神武门先祖所留下的东西来策反燕淮南了。
 
    眼看只差一步就能够成功,结果却是被楚休给搅黄了,这可是相当难受了。
 
    回到镇武堂之后,楚休详细的梳理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镇武堂的事务,并没有什么需要特殊处理的。
 
    大光明寺现在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北燕这边了,其他如同皇甫氏和极北飘雪城这样的宗门也是明哲保身,并没有跑来找他的麻烦。
 
    所以楚休这边也准备动手前往魏郡了。
 
    魏郡一行楚休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只是带了唐牙等十几名实力不错的心腹,至于梅轻怜嘛,她则是留守在镇武堂。
 
    对于剑法这种东西,梅轻怜并没有兴趣,她只是吩咐楚休,要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别忘了她一份就可以。
 
    魏郡通州府内,楚休行走在通州府的大彻底废掉了。
 
    柳公元死了,沈白死了,窦广臣又带着一众沧澜剑宗的精锐在小凡天内死在了楚休的手中,整个沧澜剑宗已经彻底破败了。
 
    可以说整个沧澜剑宗的破败衰落跟楚休是绝对脱不开干系的,说他一手毁了沧澜剑宗倒也不为过。
 
    如今的沧澜剑宗已经被清除掉七宗八派之一,楚休上门去逼问一些东西,倒是简单的很。
 
    不过等楚休带着人来到沧澜剑宗的山门时,他却感觉有些不对。
 
    沧澜剑宗的山脚下人实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武者都聚集在这里,看其模样,不光有北燕的武者,甚至还有东齐的武者。
 
    看到这一幕楚休顿时一皱眉,沧澜剑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引来了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