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头奖彩票娱乐 2019-01-11 11:24 的文章

周身的魔气已经冲霄而起最后猛然间凝聚到他手

 但现在呢?楚休竟然死在毒杀这种下作的手段之下,通常做出这种事情的,都是那些无耻的魔道中人,正道中人哪里会干这种事情?
 
    虽然下蛊毒的人并不是燕淮南,但燕婷婷跟燕淮南又有什么区别?
 
    这种事情一出,虽然楚休被杀肯定有人拍手称快,但肯定也一样会有人唾弃他燕淮南手段下作。
 
    而且随着楚休一死,隐魔一脉必将陷入暴怒当中。
 
    楚休作为是隐魔一脉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武者,甚至被认为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结果却是死在了这种下作的手段当中,隐魔一脉若是不为楚休报仇,脸面往哪放?
 
    还有现在楚休可是镇武堂的大都督,代表着朝廷。
 
    结果来你神武门一趟就被你神武门当众毒杀,你神武门还有没有把朝廷放在眼中?
 
    这些后果不光是燕淮南能想得到,在场的众人也都能想得到。
 
    众人看向燕淮南和楚休的目光不禁都带着一丝同情之色。
 
    疯子很可怕,但比疯子更可怕的就是女疯子。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恨意,这燕婷婷发起疯来,不光是要楚休的命,更是要了燕淮南的命啊!
 
    不过此时却谁都没发现,楚休的神色却是很淡然,他身边的梅轻怜也是如此,好像不知道他自己中了断肠蛊一般。
 
    看着燕婷婷,楚休摇摇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却是没想到,你对岳家那个废物竟然情深到这种程度。
    
    还有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我不是让你们看着大小姐的吗?是谁让她出来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在场的众人看向楚休的目光都带有一丝异色,特别是一些女子,看向楚休的目光都带着些许朦胧的神色。
 
    楚休这种杀人如麻的魔头竟然也能够说出如此凄美的诗句来?
 
    但在场那些女子大部分都是神武门的侍女,虽然她们也都听说过楚休的种种传说,不过能够做出这种诗句,相貌还是如此英俊的年轻公子,怎么可能是她们想象中的阴厉魔头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是!
 
    不过随后在场的众人便猛然间感觉有些不对,看这楚休的模样,他怎么好像是有恃无恐呢?
 
    燕婷婷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楚休:“你怎么还没有发作?难不成断肠蛊是假的?”
 
    拜月教的蛊虫威能如此强大,但价格却也是奇贵无比,并且有些蛊虫是有钱也难以买到的。
 
    这些年来燕婷婷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弄来一些断肠蛊的,难不成竟然是假的?
 
    楚休的手动了动,他的手臂当中瞬间鼓起了一大块,密密麻麻,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扭曲着一样,十分的恐怖恶心。
 
    用指尖将手臂划开,瞬间十余只小指粗,白白胖胖的虫子从楚休的手臂中被挤出来,天知道燕婷婷究竟是怎么把这些蛊虫给藏到那赤鹰肉中的。
 
    随意一摸手臂,淡淡的魔气瞬间便将楚休手臂的伤痕跟恢复,这就是不灭魔丹的效果,恢复力简直变态。
 
    向前一步,楚休随便一脚将那些断肠蛊踩成肉泥,淡淡道:“蛊虫是真的,只不过拜月教跟我隐魔一脉同为魔道宗门,你用魔道的东西来害我这种魔道中人,燕婷婷,你还是这么天真,或者说是,傻?”
 
    用拜月教的蛊虫来对付楚休的确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楚休体内的琉璃金丝蛊本来就是拜月教炼蛊之术大成的杰作,可以说是拜月教历代所炼出的最强蛊虫之一,根本就是无法复制的存在。
 
    任何拜月教的蛊虫或者是毒物之类的东西都会被琉璃金丝蛊所克制,此时说楚休百毒不侵也是可以的。
 
    看着自己费尽心机拿到的断肠蛊被楚休轻易踩死,燕婷婷的心态直接崩溃,她口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这世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你既然如此伤心,我正好送你下去找你那岳哥哥,帮你们团聚!”
 
    一步踏出,楚休周身魔焰滔天,阴冷的气息瞬间笼罩整个神武门,甚至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都阴沉了下来,有种乌云盖顶的沉闷感。
 
    楚休说自己不杀女人,实际上他也的确很少杀女人,这点楚休可不是在胡说。
 
    当然前提是那女人并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否则的话,在楚休这里可就不分什么男人女人了,只有死的快的跟死的慢的。
 
    此时那些还沉迷在楚休之前诗句中的女子才真正相信,眼前这位可并不是她们幻想中的红尘佳公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魔头!
 
    燕淮南拦在楚休身前,低喝道:“楚休,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婷婷还小,不懂事,你放她一次!”
 
    燕婷婷就算是做的再过分,就算差点害了他整个神武门,但也毕竟是他的女儿,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面前被楚休所杀,那样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燕淮南,用一种认真的语气道:“燕门主知道什么叫坑爹吗?”
 
    燕淮南一皱眉,他没听说过这个词,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话。
 
    楚休淡淡道:“其实这次我来神武门就是找麻烦来的,不过燕门主你够能忍,竟然能够一直忍到现在。
 
    我楚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既然找不到把柄,我本打算吃完东西就离去的,但你这位宝贝女儿可是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出手理由。
 
    人要杀我我便杀人,至于交代,我要的交代,燕门主你怕是给不起!”
 
    话音落下,楚休一步踏出,周身的魔气已经冲霄而起,最后猛然间凝聚到他手中的天魔舞当中。
 
    漆黑色的魔气仿若凝聚成了实体一般,一刀斩下,魔气遮云蔽日,那股威势强悍至极。
 
    他跟虚渡有过约定,暂时不会再对北燕的这些势力动手。
 
    但他同样也说过,有人想找死,那可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燕淮南倒是不想找死,但很可惜,他有个找死的女儿,并且他自己也的心也不够狠,不敢也不会去大义灭亲。
 
    迎着楚休那威能强悍至极的魔刀,燕淮南厉喝一声,同样也是竖掌为刀,双手当中罡气流转,两股刀芒斩落,但没能抵消楚休那一刀的力量,直接就被轰碎。
 
    但就在这时,燕淮南却是并指为剑,呼啸的剑气接连不断的点出,狂轰在楚休那一刀之上,削弱那一刀的威能,最后燕淮南一拳落下,罡气凝聚一点,轰然爆发,炸裂了楚休那一刀,但燕淮南自己也是后退数步,眼中露出了一丝骇然之色。
 
    这楚休,好强的力量!
 
    燕淮南的绰号是神机百变,这个绰号来自于他的武功,堪称是千变万化,包容万象。
 
    跟楚休精通各种功法不一样,燕淮南并不算是精通,但他的武功却是在模拟着各种武道,数量比之楚休还多,说是千变万化丝毫都不夸张。
 
    只不过这种武道都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变化有余,但在力量底蕴之上却是不足。
 
    虽然燕淮南要比楚休早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十余年,但在力量底蕴上,他却是仍旧不如楚休。
 
    罡气凝弓为箭,如同流光一般的罡气爆射而出,向着楚休呼啸而来。
 
    看到这一箭,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来,同样也是凝弓为箭,不过却不是真气凝箭,而是元神!
 
    一箭爆射而出,
    最后他只能双手结印,脑后金芒绽放,好像形成了一个屏障一般,挡住了灭魂箭的力量,但却也有一丝残余的力量轰入燕淮南的体内,让他闷哼一声,身形向后急退。
 
    楚休挑了挑眉毛,此时他还当真是有些诧异了,燕淮南竟然连元神秘法都会?
 
    准确点来说,燕淮南会的并不是元神秘法,而是防御元神秘法的一种手段。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是十分难得了,以前楚休的对手在面对灭魂箭这种元神秘法时,大多数都只能动用气血之力来硬抗,像是燕淮南这样竟然还去修炼防御元神秘法手段的武者,可是少之又少的。
 
    毕竟江湖上擅长元神秘法的只是一小部分,除非你有个仇家就是擅长元神秘法的高手,否则的话,大部分人都不会去修炼这种鸡肋的武功,因为你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
 
    “燕门主懂的东西挺多的嘛,这一招,不知道你接不接得住!”
 
    楚休的眼中绽放出了一抹森然的杀机来,他这次,可是真的动了杀心的!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楚休是没想杀燕淮南的,神武门的底蕴毕竟要比巨灵帮强多了,燕淮南这位名列风云榜的强者,实力也并非是方大通可比的,甚至燕淮南在风云榜上的排名正好在楚休后面一位。
 
    他这次来纯粹就是为了找五殃道人的麻烦,把神武门加入他麾下的事情给搅黄。
 
    但谁承想却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倒是给了楚休一个很好的理由,一个灭了神武门的理由!
 
    无边的魔气当中煞气冲霄,楚休一刀刀斩下,周身都已经把魔气杀机融为了一体,形成了一个邪异的黑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