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头奖彩票娱乐 2019-01-11 11:28 的文章

眼下五殃道人想要把神武门也纳入镇武堂当中倒

  强大的力量碾压之下,燕淮南自知在力量底蕴之上不是对手,所以他的身形变幻莫测,拳掌刀剑,指法身法,各种武技信手拈来,堪称是千变万化,竟然完全挡住了楚休的攻势。
 
    但殊不知越打燕淮南便越感觉心累。
 
    楚休简简单单的一刀落下,他却是要用数招来抵挡化解,甚至一招都不能出问题,否则他不死也要被重创!
 
    看着在自己眼前上窜下跳的燕淮南,楚休收刀后撤。
 
    在场的众人一愣,他这是准备不打了。
 
    但楚休却只是双手结印,一瞬间强大的佛光绽放,笼罩在整个神武门上空,大日如来虚影在楚休身后凝聚,但偏偏他此时却是魔焰滔天,跟佛光结合在一起,有着一种邪异的美感。
 
    不过楚休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对梅轻怜道:“动手,拖住他!”
 
    梅轻怜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曼妙身形来。
 
    看来楚休真的动杀心了,要不然是不会让她出手的。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以楚休的力量底蕴,拖垮燕淮南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这一战如果没有意外,楚休的胜率几乎是九成。
 
    但胜一个人跟杀一个人是两种情况,现在楚休让梅轻怜一起出手,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还要以二敌一,显然是准备杀燕淮南的。
 
    反正楚休在江湖上的名声都已经坏到极致了,倒也不怕被人说的不讲道义,围攻之类的话。
 
    并肩子一起上这种事情,可不只有那些正道宗门会用。
 
    燕淮南并不认识梅轻怜,实际上整个江湖上认识梅轻怜的也不多。
 
    但梅轻怜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而且他好像依稀记得,上次在楚休对诛魔联盟时,便有这女人出手,甚至能将大光明寺金刚院的首座虚言给缠住,这份实力可也不一般。
 
    而眼下这种情况,自己若是被梅轻怜给缠住,那等待他的结局便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一想到这里,燕淮南立刻怒喝道:“五殃道人!你还准备看戏到什么时候?我愿意加入镇武堂,带着神武门都加入镇武堂,帮我出手拦住楚休!”
 
    在场的众人听到燕淮南的话后顿时一愣,加入镇武堂?燕淮南这是准备服软了不成?
 
    就在这时,一抹剑光却是忽然落下。
 
    一个身穿阴阳无常道袍的老者自半空中落下,手中的长剑剑柄漆黑,剑身却是猩红之色,长剑席卷,那剑光却是犹如长舌一般,一卷便将大股佛光所卷走,剑光吞吐之间,楚休换日大法的力量竟然不断的被削弱着,哪怕是大日如来之力落下,其威能也会被消减到极致的。
 
    所以楚休主动散去印法,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冷声道:“五殃道人,你越界了!”
 
    五殃道人施施然的看着楚休道:“谁说的?贫道可一直都是在按照陛下的吩咐行事,暗中策反一些江湖武者为我镇武堂所用。
 
    现在神武门燕门主愿意加入我镇武堂当中,这跟规矩有什么不符合的吗?”
 
    其实五殃道人这一套是有些强词夺理的。
 
    项隆在交代他们这些的事情,其实本意就是让楚休对付北燕那些武林势力,毕竟昔日楚休在关中刑堂上,干的就是这种事情,他应该熟练无比才对。
 
    而五殃道人的目标则是一些实力不弱的散修武者,将其暗中发展,使其成为镇武堂的一员之一。
 
    但实际上项隆可没说过他只能对一些散修武者出手,眼下五殃道人想要把神武门也纳入镇武堂当中,倒也没有毛病,前提是他能够成功。
 
    应该说这件事情根子就在项隆身上,他不信任五殃道人,也一样不信任楚休。
 
    要不然他应该知道,镇武堂只有一位管事之人,绝对要比有两个更加有效率。
 
    更别说他应该知道阴山派跟隐魔一脉之间的一些恩怨,结果他却是仍旧把五殃道人跟楚休给弄到一起去。
 
    楚休凝视着五殃道人,冷冷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暂且不论,神武门要下毒蛊害我,这件事情我要一个交代,有错?
 
    五殃道人,别忘了你现在是属于那一边的,让开!否则我便去陛下面前参你一本!”
 
    五殃道人一皱眉,其实他也是在心中对着燕淮南暗骂不已,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弄的,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住。
 
    本来这件事情五殃道人是不想出面的,楚休毕竟也是镇武堂的人,在外人面前同为镇武堂的人自相残杀,打的是楚休的脸,也是他的脸,被陛下知道后,更是影响不好。
 
    但眼下燕淮南既然已经喊出他的名字来了,他不出面也是不行了。
 
    五殃道人只得咳嗽一声道:“楚休,这件事情是神武门理亏没错,但你也莫要得理不饶人。
 
    这件事情跟燕门主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他女人一个人所为。
 
    此事你放心,就算是神武门不想给你一个交代,贫道也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然的笑容:“五殃道人,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
 
    我楚休想杀之人,没人拦得住,今日杀不成,那就改日,改日再杀不成,那便日日夜夜寻找机会。
 
    你能保得住神武门一时,还能保得住神武门一世不成?
 
    况且你也是不知所谓,方才你说什么?给我一个交代?简直就是笑话!
 
    我楚休需要你给什么交代?你也配来给我交代!
 
    滚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如果说五殃道人还顾忌着镇武堂的脸面,朝廷等等东西,那楚休可是真的算是无所顾忌了。
 
    五殃道人没了镇武堂便没了容身之地,而他楚休没了镇武堂,大不了继续会关中刑堂厮混就是了。
 
    所以他敢肆无忌惮的翻脸,而五殃道人却是不敢。
 
    只不过在楚休这种刺激之下,五殃道人也是怒火上涌,他冷哼了一声,用嘶哑的阴沉的语气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楚休,你当真不顾镇武堂的脸面了?”
 
    冷笑了一声,楚休直接一步踏出,手中的天魔舞之上魔气暴涨,带着狂暴的凶厉煞气轰然斩落!
麻烦的,并不是来灭门来的,所以他只是带了唐牙等十余名精锐,虽然各个都是高手,最弱都有着五气朝元境的修为,但也架不住这里是神武门,是人家的主场,在人数上肯定也是拼不过人家的,所以一上来便占据了下风。
 
    此时燕淮南也是动了杀机,这次不杀楚休,怕是楚休也要杀他了。
 
    眼下楚休的心腹手下都陷入了危机当中,他就不信楚休还能够不分心,保持这种战斗力,况且燕淮南也相信五殃道人的实力。
 
    虽然五殃道人跟燕淮南并没有直接交过手,不过今日五殃道人能够被项隆任命为跟楚休平起平坐镇武堂大总管,那肯定也是在实力上有着跟楚休叫板的资格,否则的话,那这制衡可就成了笑话了。
 
    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五殃道人的功法的确是邪异的很,就连楚休都有些惊奇。
 
    那带着森然鬼气的剑光好似长舌一般,猛然间一卷便能够吞噬楚休的一部分刀罡。
 
    到了最后,那长剑竟然脱手而出,被一个灰白鬼影操控着在半空中舞动着,剑光森然诡异,仔细看去,那舞动长剑的鬼影竟然是传说中白无常的模样!
 
    无常舞剑,渡厄黄泉!